African blackwood

以木为珠

这段时间的变故之快,让我再次审视了自己的人生,而其中之一就是不能放弃木工。都说人需要有一份不以为职业的工作,当整个人投入其中,即便世事纷扰,也总是能慢慢治愈内心。而我就是对木头如此着迷,对各种工具趋之若鹜,以至于最近总听闻家人的不满——不能当饭吃的工具一件件不停进门,财政大臣坐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次想做佛珠。虽然不信佛,不过不影响我佩戴。相对于一起做的什么梳子类的,木珠制作门槛就高了很多。全手工做效率太低所以基本不可能,不过也不打算投入很多,所以总体装备还是比较简陋。 首先是材质,我选择了紫光檀。紫光檀算是我最早接触的硬木,我比较喜欢它的幽暗的质感和淡淡的芳香。材料购于淘宝,5毛一块开好的木方,料不是很平整,里面还混了几块西非乌木。 设备总体是简陋的,一把佛珠刀是必须的,…

以木为戒 2

在我做出第一枚木戒之前,我从未怀疑过自己能不能做到并做好。于是当我用桃木做出第一枚戒指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写了一篇以木为戒。不过后来我做第二枚戒指时把桃木换成了紫光檀,情况就一下变的截然不同了。 桃木相对而言确实松软许多,气干密度仅紫光檀的一半。硬度的上升带来的难度提升如此显著,以至于一开始自己没能好好把握而导致了数次失败的结果。不过好在慢慢熟悉了紫光檀的质地,最后还是在磕磕碰碰里完成了——这样的相对艰辛的过程比起之前的一帆风顺来,使得成品更加有意义。 紫光檀确实相当硬,气干密度1.4,如水即沉,算是我木工生涯遇到最坚硬的木材。入刀感和平时自己的篆刻用的青田石差不多...不过就是因为这种木材好的关系,最后出来的效果才出色——我最喜欢原木打磨出的光泽,不上漆不上蜡,触感如肌肤,远看如玉石。 把木材剖成合适的厚度,厚度越大以后的制作难度也越高。一开始我就是因为厚度没掌握好而且又急于求成,所以才失败了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