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b

以木为梳

这把木梳其实完成了一段时间,不过因为这之后我没有在额外制作木梳,所以其实仍然算是近期的作品。 以前有人问我,送女孩子礼物送什么?我总是摇头。不过其实心理早就有了答案——梳子,因为每天都要用。那个啥心理学角度讲,如果天天在用别人送的一种东西,暗示效果妥妥的~我已经送出了第一把梳子,所以于我而言,制作木梳已经显得没有必要。但我还是在闲暇之余,动手磨制自己的梳子。慢慢切削,打磨,其实是出于对慢生活的一种希冀。无论做什么,专注都能让想象中的事物恰如其分地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眼前。 不过看到下面这张照片,我的朋友问我最多的居然是:这张照片你是怎么拍的?好吧,我真的没有第三只手,自动快门+脚架,因为不是单反而是小数码相机所以体积小巧的关系,…

又到这样的日子

每年总有那么一两天,回忆四起,心神不定。今年的6月28日理所当然的到来。 于是我附加了这样一个牵强的理由,辞去了工作,开始专心去完成一份可能是作为告别的礼物。 一把小刀、刨子、锯子,若干砂纸,和一块桃木打交道,和内心十三年的记忆打交道...我要做一把梳子,这么说着,就全心全意地开始了自认为当下最重要的事情。那时我甚至想,即使用小刀一刀一刀雕琢出来,我也一定是要完成的。几天后,梳子做出来了,对于一个木工门外汉来说,过程是艰辛的——却恰恰是这种艰辛,让我正视这把略显简陋的桃木梳的时候,仍然可以自豪地傻笑着。 这是一份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记忆越沉越美,十三年的记忆便恍如隔世,满是悲哀也透着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