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心

失落中的忙碌

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我一直这么想。所以当有人说我的表现一直都很消极的时候,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要改变一个人很难,哪怕是自己改变自己。 于是怀揣着各种企图我离开上海到杭州,渐渐自己都分不清哪个理由更加重要些。一直这么混乱地生活,其实也没觉得哪里不好,因为混乱才是最为包容的状态,并且这么一路走来,只是过程中偶见颓废和停滞。那些天我和室友说,我来杭州只为了两个目的,一个是找自己,另一个是找自己想要什么。室友说目标太抽象,不容易达到,一方面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另一方面仍然固执地想要维持自己的混乱。 我究竟是因为已经混乱的结果,而去守护混乱的过程?还是因为混乱的过程中闪现的若有若无的寻求改善的企图,暗示着我尚未混乱的完全?嘛,都先放一边去吧。 来到杭州后是忙碌的,和自己想的相差无几,这也是我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