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word Wang's Blog

特修斯之车

标题杜撰自特修斯之船(Ship of Theseus),一个著名的古老的哲学问题。wiki上这么描述:

Plutarch thus questions whether the ship would remain the same if it were entirely replaced, piece by piece. Centuries later, the philosopher Thomas Hobbes introduced a further puzzle, wondering: what would happen if the original planks were gathered up after they were replaced, and used to build a second ship. Which ship, if either, is the original Ship of Theseus?

在国内,也随着诸如十个著名的悖论之类的文章流传甚广:

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哲学家Thomas Hobbes后来对此进来了延伸,如果用特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来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

还在大学时代其实就对这类哲学问题非常着迷,不过后来现实生活的冲击里渐渐觉得哲学,其实还是适合做老年人的玩物。这个特修斯之船的问题从当年听到后就一直没有想通,直到自己遇到这样的事——十多年的老永久自行车,一辆伴着我从初中直到大学毕业的自行车,在经历岁月洗礼后,被大修了数次——现在它是否还是我的爱车?如果不是,从何时开始的?

theseus forever bike

这辆老车十几年来已经换过数次零件,但因为使用频繁而粗暴,各个部件又几乎都快损耗殆尽——脚踏板碎了,钢圈弯了,座椅破了,刹车失灵了...也许是到该换车的时候了,我在晚上搜索了数晚,在数个等级的自行车里徘徊——吉安特?不,还是美利达勇士吧...不,公爵更好?不,太贵了,还是继续国产永久吧...最后在自己折磨自己数日后,修车的念头居然又占了上风。

于是我又想起了特修斯之船,并急于得出一个结论,这辆老车还是不是它自己?我的天,我干嘛这么蛋疼!

theseus forever bike 2

但很快,我就找到了答案。

当我摆弄着这辆老车的数个苍老的元件的时候,各种记忆就像泉水一样从心头涌出来。十几年风里来雨里去,忍受我暴力的骑行,每次我都把它重新修好,也许不知不觉间,它的诸多零件早已经不再是原配,但陪伴在我身边的这十几年,无疑是它存在的证明。即使所有的零件都面目全非,但总有一些东西被保留,被继承,至少其名存于认识它的人的记忆里。

十几年后,甚至是几十年后,朋友相聚,也许大家的变化都很大。然而,船依旧是船,车依旧是车,人也依旧是人。那个你心里的人,也依旧还是她。

淘宝买回新的座椅和踏脚,准备了机油和工具,修车!在我心里,它理所当然要比那些光鲜亮丽的新车好100倍!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