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word Wang's Blog

失落中的忙碌

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我一直这么想。所以当有人说我的表现一直都很消极的时候,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要改变一个人很难,哪怕是自己改变自己。

sleeping little dog

于是怀揣着各种企图我离开上海到杭州,渐渐自己都分不清哪个理由更加重要些。一直这么混乱地生活,其实也没觉得哪里不好,因为混乱才是最为包容的状态,并且这么一路走来,只是过程中偶见颓废和停滞。那些天我和室友说,我来杭州只为了两个目的,一个是找自己,另一个是找自己想要什么。室友说目标太抽象,不容易达到,一方面我觉得他说的很对,另一方面仍然固执地想要维持自己的混乱。

我究竟是因为已经混乱的结果,而去守护混乱的过程?还是因为混乱的过程中闪现的若有若无的寻求改善的企图,暗示着我尚未混乱的完全?嘛,都先放一边去吧。

来到杭州后是忙碌的,和自己想的相差无几,这也是我想要的东西。忙碌拥有一种虚伪的充实的能力,让人沉浸在其中而淡化某些记忆。失落着,忙碌着,但不管是怎么样的生活,只要能享受着,就都能含笑而过。

突然想听一首曲子,叫做《纯心》,于是就找来听了一周。这是首充满无奈、失落和忧伤的曲子,但曲调里也不乏倔强和不甘心。我想一定是和自己的状态有些吻合,不然自己也不会这么突然地想到这生僻的首子。改变一个人的往往不是伤痛就是感动,然后我又想到了白梦的话,“其实生活不外如此,工作、学习、忙碌、休闲、生老病死……人人皆是,而所谓的平凡与浪漫、悲伤与喜悦只是穿插其中的那种不同的心的感受罢了”。

失落,如我所愿,忙碌,如我所愿,悲伤,如我所愿。

人啊,如你所愿的活下去,然后尽情烦恼吧。生活是一张白纸,只要能有少量金钱买些颜料涂上去,就会是五彩斑斓的。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