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石怀记

从高二我就开始篆刻。那时的美术课变得很吸引人,我时常出神地看着那些篆字,然后尽可能呈现在刀下。自那以后断断续续地刻了五年的时间,基本所有的作品都送给了别人,自己则空留下初石一方,以及日渐荒废的技艺。

期间在大学里的一段篆刻经历也是非常宝贵的财富。社团里认识了师傅,认识了许多热爱篆刻热爱美术热爱生活的人。那段时间的技艺短时间里恢复并且在理论知识上补充了很多。后来大学选修课的时候还上了半个学期的篆刻选修。分朱部白,在方寸间感受线条的表现力、空间感、协调性。

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篆刻,喜欢听着悠扬的音乐下刀,喜欢映着阳光拓印。朱红色的几笔线条,勾勒出了于人而言的信条。印者,信也。

最喜青田石的干脆,那种受刀的豪爽感,以及边款切刀时的崩裂。然而那已经成为一种过去,就像我如今追忆过往。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放弃的?那个伤心的日子里抛弃了很多东西,甚至抛弃了自己一度狂热的刻刀。现在的那把白钢刀已经锈迹斑斑,安静的躺在抽屉里休眠。

当一个清闲的午后,我再次拿出这些残存的石头,我突然明白,即使荒废技艺,淡忘过往,伤依旧在,印痕依旧在。唯有坚强地带着全部的记忆活下去,而不是试图去忘记,以过往为鉴,去追求,去刻下美的痕迹。 时光冉冉,朱红犹在!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