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word Wang's Blog

葵花,播种生活的希望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多么喜爱向日葵,以至于网名也与葵花有关。当然也不算是无缘无故喜欢上的,儿时的某些景象会像烙印一样镌刻,葵花在我心里就是这种感觉。当下我又种起了向日葵,只是品种是盆栽,而不是株高数米的庞然大物。

sunflower seedling

儿时我曾经种过两次向日葵。那时还有自家菜田,能放下很多蔬菜和花草,若非有这样的环境,恐怕一辈子都难接触到真正向日葵的风采。

第一次看到向日葵的时候我根本不认识它,那只是一株路边石缝里我偶然瞥见的寸长小苗。儿时的自己当然什么都不懂,就拿一个小药品装着这株小苗回家赶紧去做作业了。我从来没想过它会长成什么,不过时间流转,换了一个又一个大药瓶,直到药瓶放不下,又装进花瓶,然后又一个又一个的加大尺寸,终于在家里最大花盆都嫌小的时候,我把这株已经半人高的植物下到菜地里去种。

虽然对于一个小孩而言,这仅仅是一种会向着太阳歪脑袋的奇怪植物,不过童年里的残碎记忆经过时间的发酵,早就变得美轮美奂。只是结果并不理想,这株不明植物我只种了人一般高,虽然最后开花结子,知道了它叫向日葵,但可能因为独种或者是营养不良的缘故,种子都是空的。

第二年春天,我跑遍家附近的各个角落,寻找向日葵,最后在别家篱笆边找到两株。这次我直接就下地栽种,请教了爷爷施肥的技巧,每天精心呵护,两株向日葵很快就长的粗壮挺拔。

到了后来,我更是把自养蚕蛾交配后死去的尸体也埋到了这两株葵花的脚下。那以后葵花的长势就更加势不可挡了,顶端伸出围墙,株高接近3米。父辈和邻里都没见过这么高的向日葵,但恐怕当时的我,还无法用语言组织出“你们不知道这下面有多少蚕蛾的冤魂”这样的冷笑话。

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自家的向日葵长的怎么样,越看越喜欢,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不清楚。向日葵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神奇的小植物——对于一个身高1米4都不到的小屁孩而言,向日葵俨然已经是顶天立地,它守望着太阳的光辉,在夏日的微风里微微摇曳。日出而东,日落向西,迎朝露,披霞光,虽无浓郁花香,却引得蜜蜂飞舞,那光景里溢满安定和希望。

但烙刻在心里的却是几乎相反的景象。

一天早上当我推开房门,看到的景象是这样:明媚的阳光洒向院中,两株葵花被昨夜的狂风暴雨折断成4节,上半截都歪歪斜斜地倚靠在篱笆上。但是花枝却都整个地弯成了U形,两朵花盘依旧执着地向着东日艳阳。

后来两株花都谢了枯了,但在我的心里那种执着却发了芽。那之后我没有再种过向日葵,后来的城市化也让我永远失去了再种葵花的条件。不过数十年后,今天我仍旧向往葵花的坚毅,沉默地微笑地向着阳光。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也祈求自己的阳光终有一日会洒满全身的每个角落。

sunflower seedling 2

偶然?心血来潮?都有可能,但我又种起了我心爱的向日葵,虽然只是矮株品种,但是看着它们发芽,每天慢慢地在阳光中成长起来,仍然是充满了希望之光——不知不觉地,也渐渐觉得生活本身也当是应该如此的。

种些植物吧,然后看着它们成长,看着它们开花结果,那种喜悦和慰藉,无疑给平静的生活抹上了淡雅的一丝笑意。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