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word Wang's Blog

读尼采《偶像的黄昏》

跑去图书馆时很可惜即使是苦苦寻觅也已经找不到自己认为合适的罗素的有关悖论的书了。之所以选择尼罗素是因为我对于悖论的个人兴趣和与自己的现实生活更加有共同点,在我的专业里,时不时地在编程中诸如“嵌套”和“递归”里痛苦,时不时地出现一个死循环。然而最后当我在看到这本尼采的《偶像的黄昏》,也就放弃了执着的罗素的逻辑。我知道如果没有这次的机会,我将永远不会去找一本这种书放在自己的书架上。一个契机,尼采的文字改变了我的很多看法:虽然苦于理解却在这种充满生命力的文字中陶醉,欣然于他用词的大胆和美妙。我想这即使不再有这样要求,自己也会安静地读完的。

然而此次的阅读时间是这般的仓促,以至于自己只能是浏览然后选择自己喜欢的内容。尼采的这本《偶像的黄昏》一段段的文字,读来不累,想来却有些晕眩。石头没有办法理解人的思想就如同人无法理解上帝(非耶稣)的一样。就如他自己所说:“遗腹子(注为不合时宜的人)——比如我——与合时宜者相较,被糟糕地理解,但受到较好地倾听。严格地说:我们将永远不被理解——我们的权威由此而来……(P31)”至少在我试图去理解他的每句我感兴趣的话的时候,我都有种在做翻译的感觉。实际上,在遇到一个充满了限定和修饰和词类活用的表达里,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作为理科生的语文水平的不足,因为我时常地要分解句子的结构我相信我的大脑在一连串的字符输入后将失去响应。

起初拿到这本书的时候,还是最好奇书的名字和那种大段大段注释的夸张。有意思的是这两者的统一相互消除了我的疑虑:注释解释了这个书名。简略之,“偶像”指的是“圣像”、“异教之神”、“以及在宗教里享受神之崇拜的人、物或者自然生灵”,而“偶像的黄昏”还是对于瓦格纳的《尼伯龙族的指环》的第四步《神界的黄昏》的讽刺和模仿性改变。尼采冲击力的文字,从一开始的“格言与箭”便已尽现。

“怎么?人仅仅是上帝的一个失误?容或上帝是人的一个失误?(P29)”,“男人创造的女人——究竟用什么?用他的上帝的一根肋骨,——即他理想的……(P31)”,“谁要是不懂得把他的意志置入事物,他至少要把一个意义置入其中:这就是说,他相信,已经有一个意志置身其内(“信仰”的原则)(P32)”我想我之所以看的明白,是因为我已经对于他的主要的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这些语句里,对于上帝,对于基督教的批判,即使是我这么个哲学门外汉多少也看的真切。

对于这本书的浏览,就已经可以看出尼采对于生命的看重。“幸福所需要的东西多么微小!一支风笛地的声音。——缺少音乐的生命也许是个谬误。德国人自己认为,甚至上帝也在唱歌。” 音乐对于人的意义不单单只是听觉上的满足,而我们却总是忽略她的存在,或者说,总是认为她的存在是理所当然的。很多事当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之后,我们变得麻木,——如果麻木是感觉上的迟钝,某种意义上就是生命力的衰败。这是件可悲的事情,尽管麻木本身就已经无法完全去意识到这种可悲。

尼采强调的那种生命的激情和强力,是对于生命本身的尊重和崇敬。“消灭激情和欲望,仅仅是为了预防其愚蠢及其愚蠢的不快后果,就我们今天看来,这本身只是愚蠢的一种极端形式。我们不会对那些牙医再表示赞叹,倘若他们以拔牙的方式医治牙痛……”(P67)并且对于这种生命之美的歌颂,他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而在“作为反自然的道德”中,他把那种敌视生命的道德,毫不留情地用他的讽刺的词汇进行贬低。“我概括的提出一个原则。道德中的每种自然主义,也就是说,每种健康的道德,都受生命的一种本能支配,——生命的任何一种戒律都被借助某种关于“应该”和“不应该”的法则得以贯彻,生命道路上的任何一种阻碍和敌意被借此清除。相反,那反自然的道德,这意味着几乎每种至今为止被倡导、受崇拜和鼓吹的道德,恰恰反对生命的本能,——它时而是一种隐蔽的,时而是一种响亮和狂妄的、对于这种本能的谴责。通过说:“你们的心,上帝知道”,它对生命最低和最高的欲望说不,而且把上帝当作生命的敌人……上帝喜爱的圣人,是那个理想的阉人……生命结束在“上帝的疆域”开始的地方……”(P71)希望我没有理解错误,或者说没有理解错方向。“激情”,是他的主题,对于这种生命力的强力表现的压抑,受到的尼采的无情的批判,即使对方是顶着“上帝”的名号,他也绝不手软的加以讽刺和贬低。“教会的实践是敌视生命的……”(P67)。因为在他这里,美,居然是这样子的:

“没有什么是美的,只有人是美的:全部美学都建立在一种简单的事实之上,它是美学的第一真理。让我们立刻添上它的第二真理:没有什么比蜕化的人更丑,——审美判断的领域由此被限定。(P134)”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不知是否恰当的词:“以人为本”。人的美丽和丑陋体现在哪里?蜕化的人指的是那些失去生命激情的,精神沦落的人么?人是美的,即是每个正常的自然的人都是美的么?

“请回顾一下教士,哲学家以及艺术家的整个历史:对付感官的对恶毒的话,不是出自阳痿者,也不是出自禁欲主义者,而是来自不可能是的禁欲主义者,来自那些有必要当禁欲主义者的人……”(P68)“对于感性的升华叫做爱:爱是对于基督教的一个伟大胜利。另一个胜利是我们对于敌意的升华。其内容是,人们深刻地领会拥有敌人的价值。简而言之,同以前不一样地行动和推论,相反地行动和推论”(P69)我坦诚自己已经写不出什么更深的感想,或者说,也是自己不敢写。于是我只能多抄些尼采的话来填充这A4纸张的空余。更何况,有些尼采的话,并不好理解。

但是他的思想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对我的影响也是或有或无。我一边欣赏的是他极具或美或异效果的用词。这种用词本身的生命力,都是这样的具有美感容或是异样之美。一边,绞尽脑汁地想去匹配他的想法,但事实上这很累,我更希望他的思想并存在我的脑子里。

合上手中的《偶像的黄昏》,我想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阅读。尼采给人深刻的映像,不只因为他的文字。通观整个的现代西方哲学课,我得到的最有感触的思想仍然是尼采的。尽管罗素的悖论很有意思,但也仅仅只是有意思而已。尼采对于生命的诠释给人的影响,虽然或有或无,但却是一击“致命”的,——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么?就像是每个人都追求的强力的一种共鸣一般,他是要唤醒人们日益衰去的激情,他是要把人们从种种的精神的压迫中,把人们从种种社会向导的意识中拯救出来。他希望他珍视的生命在他眼中放出应有的光泽。

我同学和我一起上的哲学课,他则是买了本《悲剧的诞生》回来,试图看完理解之后写出些感想出来。但似乎那本书牵扯了太多的神话故事的缘故。我看的这本的时候也是相当的困难的,还好有大批的注释为我排忧劫难。只是这些东西仍然是牵扯了很多的方面,特别是对于希腊神话和圣经知识了解的匮乏,使得看这本书像是在走迷宫。但是读尼采的书不仅仅是有趣的,被他的文字所吸引的同时,还会受到他那些激奋的虽然是可能并不理解的思想的洗礼。

最后,我再摘录一段自己很喜欢的文字:“我对于风格,对于作为风格的警句诗的感受力,是接触萨鲁斯特的时候,几乎在一瞬间觉醒的。我没有忘记我尊敬的老师科森的惊讶,那时他不得不给他最差的拉丁文学生最好的分数——,我一下子变得成熟。简练,严格,有尽可能多的基础储备,针对“华丽辞藻”和“华丽感情”的一种冷峭恶意——就此我看透了自己。一直深入到我的扎拉图斯特拉,人们可以在我的身上重新认出罗马风格和风格中的“比青铜更加不朽”的一种非常认真的追求”“文字的马赛克,每个词作为音调、位置、内容,左顾右盼,朝着整体迸涌力量,在符号的范围和数量上是最低的限度,可在符号的能量上获得最高——这一切都是罗马式的,倘若大家愿意信我,而且出色地高贵。相反,其余的全部诗歌都是过于流俗的东西,——纯然是一种感情的喋喋不休……”(P181)

虽然我不是在写诗歌,但是我也该停止自己的喋喋了。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