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mited Blade Works

都快忘了是什么时候玩的游戏了,只记得当时总是玩得很晚,然后还没事拿出个相机搞夜间摄影。现在,《fate/stay night UBW》总算是出了,谢天谢地type-moon也许终于是缺钱了,搞个剧场版来圈钱。至于HF线又要等到不知是猴年马月了。

昨天随手画了老好人兼背影男红A,还真是偷工减料只画了背影...... “血潮如铁,心似琉璃”,这场面,总能让人想起Archer那大段大段的台词。实话讲HF线我现在记忆里已经所剩无几,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游戏里的UBW剧情仍然记得比较清晰。还不就是靠这无用的台词和华丽的大招么......果然这年头华丽,是必须的!

fate stay night UBW archer.

实际上英文版和日文版并非完全对应和相同,所以标准的直译也会不同。但似乎大部分的字幕组都选择了使用日语的版本混合一些英文的部分。直译的英文版真是相当别扭。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I have created over a thoustand blades. Unknown to Death. Nor known to Life.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reate many weapon. Yet, 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So as I pray, unlimited blade works.

吾为吾剑之骨。钢铁为身,火焰为血。所创剑戟逾数千之数。不知生死,亦不知生命。忍痛创造了诸多的兵刃,然而,双手已一无所有。故如我所求,无限剑制。

体は剣で出来ている,血潮は鉄で 心は硝子,几たびの戦场を越えて不败,ただの一度も败走はなく,ただの一度も理解されない。彼の者は常に独り 剣の丘で胜利に酔う。故に、生涯に意味はなく。その体は、きっと剣で出来ていた。

吾身为剑所铸。血潮如铁,心似琉璃。数度纵横沙场而不败。一次的败退亦未所见。一次的理解亦未曾有。常独自一人立于剑丘之上,陶醉于胜利之中。因此,人生已无意义。其身,必为剑所成。

一开始,UBW的必现台词和背影男红A非常相配。BGM伴随着共线剧情的快速浏览效果也非常给力。但是到了UBW正线开始就...可以说是一个剧场版悲剧。

1个小时45分想要吧UBW线路展示出来果然还是很难为监督了,但即便如此,这次的剧场版仍然乏善可陈。破碎的线路和跳跃的剧情,估计没玩过游戏的看客很可能一头雾水。于是我们看到了士郎开着外挂干掉了红A,干掉了金闪闪,和Rin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标准TE的剧情,这部分我都懒得去吐槽。不过还是有很多可以好好吐槽的部分。可怜的Archer,连自己大段诗朗诵台词都说不全,就要开个大招出来给人砍。还有士郎,英文不行偏要用英文念台词何苦呢~ 还是L叔给力,英雄救美啊,还能调侃着大小姐领便当!伊利亚这次太悲剧,没几句台词,还直接被金闪闪掏心。但是最路人的还是R姐和樱,这一队在UBW线里路人的那真是彻底...

没有铺垫和呼应使得情节过于平淡,来龙去脉能省则省,偶尔还能看到几个省钱的掉线镜头...总之是非常失望。实在没什么多余的可以说,所以剧场版就说到这里。于是看完,然后稍微温习了下游戏里的关键部分,排除和剧情耦合太高的部分,要思考的问题应该是:如果理想实现后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那么回到过去能否说服那时的自己放弃错误的理想?如果自己遇到未来错误地实现了自己理想的人,自己还能坚持自己现在的理想么?换句话说,当这样一个实现了自己理想的自己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是现在的自己否定未来的实现上的错误,还是未来的自己否定现在的理想上的偏差?

一直到现在,我网站上的描述依旧是 “怀抱梦想向前,我,虽死犹荣(Embracing the dream I keep going forward, despite of a glorious death.)” 。那是因为自己的梦想直到现在虽然奄奄一息,但仍旧隐约可见。如果突然出现了一个未来的自己说:“你的理想是错的,实现的理想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即使是错的,也甘愿承受那未来的后悔,仍一厢情愿的追逐着梦想,那样的自己想要的已经不在是那个梦想,而是那个不断追逐既定梦想的梦想中的自己本身。这才是本质的,所谓梦想,就是要自己成为以自己审美角度而言的自己认为是美的那个梦想中的人!正因为此,并不是每个人都追求着幸福,并不是每个人都期望着不后悔的结局。

所以当那个梦想中的自己突然跳出来荒谬地否定当前的自己,我想我一定不会承认他。梦想真的可以当饭吃么?不知道啊。但我确信,梦想至少是不错的佐料,呵呵:)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