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word Wang's Blog

木道之始

木道,宗次郎有一首同名的曲子,悠扬的陶笛连绵起伏意境悠长,而木与陶笛,皆为所爱。

自抛开一切繁杂,重新拿起锯挫,以一鱼为始,就犹如陶笛音符般延远。于是,找回了多年遗忘的专注,以及自诩为匠人的孤独。当笨拙地完成第二件月亮的时候,就暗自定下了一个小小的目标——每个月都要完成一件小件木器。

之后很快从柜子里挖出了当年的部分存料,大部分3*3*1的木方,紫光檀,绿檀,黄杨,崖柏,紫苏木,各种酸枝和花梨木,甚至是小叶紫檀,几乎啥好木头都有。最贵的是一块6*4*1的粉红象牙木,当时顺手买的,现在这个尺寸的怕是绝迹了。

我的小件木工是从小鸟,小鱼和月亮开始的,这3件都做得非常累,因为没啥工具,甚至连一把锉刀都没有用,锯出差不多的形状就是砂纸伺候,但就算是120目,打磨硬木的棱角也是相当费力。所以还是不免买了些锉刀,视情况可能还会追加一些电动工具吧,至少让切割效率提升一下。

可能是初期热情比较高涨吧,我很快就完成了2019年的目标做完了每月的小件。用一个小组合的方式,带来云朵和闪电。被同事吐槽成“云闪付”也真是够了。

每月一小件木器,多年后我也能渐渐把自己的木盒用自己的作品装满吧——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做呢?不知道呢,大概还是心血来潮吧,到了一定的年纪就必然的多愁善感,或者只是单纯想留下一些时间的印记,有点啰嗦了,还不如就套用鸣人的一句话:

这,就是我的木道。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