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

以木为样

前段时间大学同学和我换链接,看了我的博客说我其实是个木匠,然而准确地说自己依旧是一个前端开发者,虽然有一颗木匠的心:) 在离开阿里后的一段时间里,对木头的喜爱达到狂热,当时萌生出想要搜集所有木头标本的念头,并简单的付诸实践。当然最后的结果也很容易预料,并不成功。要是为了几块稀有木材花了太多钱的话,自己都觉得肉疼。最后折中方案,买了一些较少见的木材样本。诸如粉红象牙木之类的动辄上千的木材,买不到小样,只能在心里想念一下。 将木材消磨成3cm x 3cm x 1cm的样本是一个非常耗时的工程,而且起初我定的精度是10丝(1毫米=100丝)以内,所以精工的时间更长。后来发现很多材坯本身存在的误差就太大,最后只能将标准稍微放宽。 在过去的人生中最黑暗的部分里,…

以木为盒 2

第二次做盒子了,第一次只是尝试的话,这次明显是打算做的更好。之前那个体积很小,只能放一张标准SD卡,果断是不够用的吧...而且现在用存储卡最为常见的应该是TF卡,所以,这次就做了一个12槽TF卡位的小木盒,实用度大幅up妥妥的:) 这次祭出收藏了3年多的一块巴西花梨木。这个尺寸现在即便在淘宝也已经很难买到,更小的尺寸则比较常见。没办法要做稍大的件总得下点本吧~巴西花梨花纹还是比较不错的,木材硬度和密度都适中,造型起来应该挺复古。 从原材料切出要用的一整块,然后划线规划。可以看到巴西花梨的棕眼还是比较大的,不过这啥影响。 第二次用铣了,所以比较轻车熟路,实现做好限位和靠山,挖个坑比上次快了数倍。不过还是来不及做框架,只能临时用木条凑合了。巴西花梨的木纹真的很赞,深棕色的波浪形条纹很均匀地游离在木料里。 铣好后的效果,…

以木为盒

我这个人啊,就是抑制不住对于存储的贪婪。早期PC时代,梦想着电脑可以插满硬盘,在如今看来,线上存储和网络的发展,使得个人存储不再那么的迫切。但压箱底还是要留一些的,特别是音乐,在这个人人影视刚走的档口,趁下音乐还算方便,赶紧补货吧。 手机数码时代,多了很多卡类存储——SD卡,以及TF卡。卡多了,自然也就需要存放的地方。TF卡很小,乱放容易遗失。我淘宝了一下,看了各式各样的盒子,没有一件称心。勉强及格的是价格低廉的塑料保护小盒,以及价格适中的铝合金名片盒+TF内衬海绵。只不过前者过于廉价粗糙,后者比较精致,但铝合金太薄,拿在手里轻飘飘的,…

以木为鸟

在做模木样的时候多出来一小块方料,1x3x3cm,材质不错,目测是大红木,入水沉,但我并不能确定,所以无法作为样品打磨。扔了也挺可惜的,就琢磨着拿来做点什么。恰逢浏览twitter正好看到twiiter的logo,于是,就拿来做只木鸟吧! 上周工具箱里多了一个新家伙:Makita RT0700C,大幅缩短了以往手工削切的时间。得益于木工修边机的效率,将一块木料铣成想要的形状省下了很多功夫。twitter的小鸟带有翅膀略显得复杂,我简化一下后大体就是下面这样了。当然友人吐槽我说像小鸡什么的,我也是醉了... 磨去棱角后,毛胚木鸟一只,看起来其实就已经挺不错了。木料的色泽是深红,因为阳光比较柔和,使得木屑色如红砖。 打磨是手工的,颇费时费力,…

以木为珠

这段时间的变故之快,让我再次审视了自己的人生,而其中之一就是不能放弃木工。都说人需要有一份不以为职业的工作,当整个人投入其中,即便世事纷扰,也总是能慢慢治愈内心。而我就是对木头如此着迷,对各种工具趋之若鹜,以至于最近总听闻家人的不满——不能当饭吃的工具一件件不停进门,财政大臣坐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次想做佛珠。虽然不信佛,不过不影响我佩戴。相对于一起做的什么梳子类的,木珠制作门槛就高了很多。全手工做效率太低所以基本不可能,不过也不打算投入很多,所以总体装备还是比较简陋。 首先是材质,我选择了紫光檀。紫光檀算是我最早接触的硬木,我比较喜欢它的幽暗的质感和淡淡的芳香。材料购于淘宝,5毛一块开好的木方,料不是很平整,里面还混了几块西非乌木。 设备总体是简陋的,一把佛珠刀是必须的,…

以木为梳

这把木梳其实完成了一段时间,不过因为这之后我没有在额外制作木梳,所以其实仍然算是近期的作品。 以前有人问我,送女孩子礼物送什么?我总是摇头。不过其实心理早就有了答案——梳子,因为每天都要用。那个啥心理学角度讲,如果天天在用别人送的一种东西,暗示效果妥妥的~我已经送出了第一把梳子,所以于我而言,制作木梳已经显得没有必要。但我还是在闲暇之余,动手磨制自己的梳子。慢慢切削,打磨,其实是出于对慢生活的一种希冀。无论做什么,专注都能让想象中的事物恰如其分地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眼前。 不过看到下面这张照片,我的朋友问我最多的居然是:这张照片你是怎么拍的?好吧,我真的没有第三只手,自动快门+脚架,因为不是单反而是小数码相机所以体积小巧的关系,…

以木为戒 2

在我做出第一枚木戒之前,我从未怀疑过自己能不能做到并做好。于是当我用桃木做出第一枚戒指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写了一篇以木为戒。不过后来我做第二枚戒指时把桃木换成了紫光檀,情况就一下变的截然不同了。 桃木相对而言确实松软许多,气干密度仅紫光檀的一半。硬度的上升带来的难度提升如此显著,以至于一开始自己没能好好把握而导致了数次失败的结果。不过好在慢慢熟悉了紫光檀的质地,最后还是在磕磕碰碰里完成了——这样的相对艰辛的过程比起之前的一帆风顺来,使得成品更加有意义。 紫光檀确实相当硬,气干密度1.4,如水即沉,算是我木工生涯遇到最坚硬的木材。入刀感和平时自己的篆刻用的青田石差不多...不过就是因为这种木材好的关系,最后出来的效果才出色——我最喜欢原木打磨出的光泽,不上漆不上蜡,触感如肌肤,远看如玉石。 把木材剖成合适的厚度,厚度越大以后的制作难度也越高。一开始我就是因为厚度没掌握好而且又急于求成,所以才失败了数次。…

破碎的紫罗兰

紫心木,学名紫心苏木,又俗称紫罗兰。当我第一次拿到紫心木的时候,就被它那种独特的色泽深深的吸引了——质匀而硬,沉于水,光泽迷人。我非常喜欢这种木头,除了它的那种古怪的气味… 这算是我第二次动手做梳子了。已经做出的第一把,虽然不论是材质还是造工都非常低劣,意义却完全不同。然后我就必须仔细问自己为什么要做第二把,或者以后的第三、四把,也许只是追求一种生活方式,或者纯粹只是喜欢动动手而已。一个阳光不错的周六,我便开始琢磨着用这块紫心苏木,做一把比之前更好的梳子。 设计源于生活,任何创想皆是。也许生活即是艺术本身。 有音乐,有茶香,明晃晃的灯光下,我描绘了心中所想的事物,这是一种何等的奢侈。…

以木为戒

木下为本,木上为梢。虽然只是心血来潮,但这份心情万不能忽略。取出之前做梳子剩下的其中一小块桃木,用小刀和砂纸,手工做了一枚戒指,以木为戒,而戒言仅仅只是,要好好生活。 虽然手边有手枪钻,不过最后自己还是选择了更为手工的方式——虽然用小刀打孔十分费力并且效果也相当一般,不过不依赖于电子机械的手工品仍然有一种独特的感觉,就连一小片木片,在这样随意的掠取下都充满自然的气息。 美工刀开孔的过程着实艰辛,把直线工具用在曲线切割,只能是一点一点地缓慢的扩展。我喜欢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有节奏地下刀,就如同篆刻般处理木头纹路防止其因为过于用力而裂开。然后回想一下过往的人生轨迹,自得其乐。 用锉刀打磨内环的时候,不断要在手指上尝试大小。人生不也是如此么,不断的尝试,才终于能找到自己最为合适的尺寸。 小刀切掉方形的外沿后,看起来挺挫的。…

又到这样的日子

每年总有那么一两天,回忆四起,心神不定。今年的6月28日理所当然的到来。 于是我附加了这样一个牵强的理由,辞去了工作,开始专心去完成一份可能是作为告别的礼物。 一把小刀、刨子、锯子,若干砂纸,和一块桃木打交道,和内心十三年的记忆打交道...我要做一把梳子,这么说着,就全心全意地开始了自认为当下最重要的事情。那时我甚至想,即使用小刀一刀一刀雕琢出来,我也一定是要完成的。几天后,梳子做出来了,对于一个木工门外汉来说,过程是艰辛的——却恰恰是这种艰辛,让我正视这把略显简陋的桃木梳的时候,仍然可以自豪地傻笑着。 这是一份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记忆越沉越美,十三年的记忆便恍如隔世,满是悲哀也透着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