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word Wang's Blog

以木为珠

这段时间的变故之快,让我再次审视了自己的人生,而其中之一就是不能放弃木工。都说人需要有一份不以为职业的工作,当整个人投入其中,即便世事纷扰,也总是能慢慢治愈内心。而我就是对木头如此着迷,对各种工具趋之若鹜,以至于最近总听闻家人的不满——不能当饭吃的工具一件件不停进门,财政大臣坐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次想做佛珠。虽然不信佛,不过不影响我佩戴。相对于一起做的什么梳子类的,木珠制作门槛就高了很多。全手工做效率太低所以基本不可能,不过也不打算投入很多,所以总体装备还是比较简陋。

首先是材质,我选择了紫光檀。紫光檀算是我最早接触的硬木,我比较喜欢它的幽暗的质感和淡淡的芳香。材料购于淘宝,5毛一块开好的木方,料不是很平整,里面还混了几块西非乌木。

设备总体是简陋的,一把佛珠刀是必须的,然后是博世GSB 13 RE,加上电钻架子和平口钳,组成一个简易的台钻。由于博世的昂贵,整体上组合起来并不比台钻便宜,但节省空间,这也是为什么不买台钻的原因。台钻利用率很低,玩木工的没必要购买。虽然这个组合不是很稳定,但却是可以凑合使用。

准备就绪后就上刀了。一开始我用的合金刀,所以切紫光檀也并不费力,而且切口也比较平整,但这把刀钻心不是很准,多方调校依然会有点偏,而且刀比较厚所以费料,对于直径接近木方的佛珠,有点不好控制。

总体还不错吧,木方大的情况下没有问题,但后来我换成了偏小的木方,这把刀就显得有点太大了。

中途也有失败的,不过并不多。虽然我是顺纹路开刀,但电钻架子其实并不是很稳定,所以不小心还是会打裂。

另一种情况就是没有对准,导致两边错开。很多原因,主要还是架子有偏移,毕竟只是个架子,充其量就是比手持强一些。

木方用小尺寸后,我只能换一把刀继续。这把可以换芯和换刃的刀,价格比之前的合金刀便宜,所以切硬木有些费力,只是勉强能用的程度。但这把刀的设计比较好,钻芯和刀刃都可以更换,那么做不同尺寸的珠子时,成本要小很多。

组装好后的样子,看起来还蛮不错的。

这次上刀没忘记拍照~夹持后看起来比较霸气。

因为刀边窄,所以比较省料。也是处理小木方的唯一选择。

打出来的珠子,无论好坏,先放在旁边的抽屉里。感觉这个镜头里,曲线锯成功抢镜~

由于直径是15mm,所以就选了13颗,差不多适合手腕的周长——虽然我手腕其实12颗就够了,但貌似佛珠对数量是有规定的。

插上电钻粗磨,工具是玻璃开孔器。

粗磨过后的13颗,感觉好了很多。

细磨,各种砂纸轮番上阵,800-1500-2500,最后是羊毛抛光。光线不是很好,其实刚抛光后的亮度是非常高的。

成品13颗。由于这次的木料比较新,没能完全体现出紫光檀的幽暗。不过带久了颜色就会慢慢变暗直到发紫发黑。

上线,最后的效果,用我老爸的话说就是马马虎虎。确实如此,第一次做,急于求成,没有那种追求极致的愿景,所以很多珠子都带有些微瑕疵,不过作为第一串,意义明显更大。何况在现有设备下追求极致,真的比较难,最主要的问题是架子不稳定,以及后来使用的刀具不适合切硬木——毕竟紫光檀算的上世界上最硬最重的木材了。

今年应该来不及了,那么明年打算做30中木样,如果可能,还想建一个木头的网站。

技能树已歪,但吾辈,决然无悔。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