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

以木为戒 2

在我做出第一枚木戒之前,我从未怀疑过自己能不能做到并做好。于是当我用桃木做出第一枚戒指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写了一篇以木为戒。不过后来我做第二枚戒指时把桃木换成了紫光檀,情况就一下变的截然不同了。 桃木相对而言确实松软许多,气干密度仅紫光檀的一半。硬度的上升带来的难度提升如此显著,以至于一开始自己没能好好把握而导致了数次失败的结果。不过好在慢慢熟悉了紫光檀的质地,最后还是在磕磕碰碰里完成了——这样的相对艰辛的过程比起之前的一帆风顺来,使得成品更加有意义。 紫光檀确实相当硬,气干密度1.4,如水即沉,算是我木工生涯遇到最坚硬的木材。入刀感和平时自己的篆刻用的青田石差不多...不过就是因为这种木材好的关系,最后出来的效果才出色——我最喜欢原木打磨出的光泽,不上漆不上蜡,触感如肌肤,远看如玉石。 把木材剖成合适的厚度,厚度越大以后的制作难度也越高。一开始我就是因为厚度没掌握好而且又急于求成,所以才失败了数次。…

破碎的紫罗兰

紫心木,学名紫心苏木,又俗称紫罗兰。当我第一次拿到紫心木的时候,就被它那种独特的色泽深深的吸引了——质匀而硬,沉于水,光泽迷人。我非常喜欢这种木头,除了它的那种古怪的气味… 这算是我第二次动手做梳子了。已经做出的第一把,虽然不论是材质还是造工都非常低劣,意义却完全不同。然后我就必须仔细问自己为什么要做第二把,或者以后的第三、四把,也许只是追求一种生活方式,或者纯粹只是喜欢动动手而已。一个阳光不错的周六,我便开始琢磨着用这块紫心苏木,做一把比之前更好的梳子。 设计源于生活,任何创想皆是。也许生活即是艺术本身。 有音乐,有茶香,明晃晃的灯光下,我描绘了心中所想的事物,这是一种何等的奢侈。…

以木为戒

木下为本,木上为梢。虽然只是心血来潮,但这份心情万不能忽略。取出之前做梳子剩下的其中一小块桃木,用小刀和砂纸,手工做了一枚戒指,以木为戒,而戒言仅仅只是,要好好生活。 虽然手边有手枪钻,不过最后自己还是选择了更为手工的方式——虽然用小刀打孔十分费力并且效果也相当一般,不过不依赖于电子机械的手工品仍然有一种独特的感觉,就连一小片木片,在这样随意的掠取下都充满自然的气息。 美工刀开孔的过程着实艰辛,把直线工具用在曲线切割,只能是一点一点地缓慢的扩展。我喜欢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有节奏地下刀,就如同篆刻般处理木头纹路防止其因为过于用力而裂开。然后回想一下过往的人生轨迹,自得其乐。 用锉刀打磨内环的时候,不断要在手指上尝试大小。人生不也是如此么,不断的尝试,才终于能找到自己最为合适的尺寸。 小刀切掉方形的外沿后,看起来挺挫的。…

又到这样的日子

每年总有那么一两天,回忆四起,心神不定。今年的6月28日理所当然的到来。 于是我附加了这样一个牵强的理由,辞去了工作,开始专心去完成一份可能是作为告别的礼物。 一把小刀、刨子、锯子,若干砂纸,和一块桃木打交道,和内心十三年的记忆打交道...我要做一把梳子,这么说着,就全心全意地开始了自认为当下最重要的事情。那时我甚至想,即使用小刀一刀一刀雕琢出来,我也一定是要完成的。几天后,梳子做出来了,对于一个木工门外汉来说,过程是艰辛的——却恰恰是这种艰辛,让我正视这把略显简陋的桃木梳的时候,仍然可以自豪地傻笑着。 这是一份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记忆越沉越美,十三年的记忆便恍如隔世,满是悲哀也透着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