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又到这样的日子

每年总有那么一两天,回忆四起,心神不定。今年的6月28日理所当然的到来。 于是我附加了这样一个牵强的理由,辞去了工作,开始专心去完成一份可能是作为告别的礼物。 一把小刀、刨子、锯子,若干砂纸,和一块桃木打交道,和内心十三年的记忆打交道...我要做一把梳子,这么说着,就全心全意地开始了自认为当下最重要的事情。那时我甚至想,即使用小刀一刀一刀雕琢出来,我也一定是要完成的。几天后,梳子做出来了,对于一个木工门外汉来说,过程是艰辛的——却恰恰是这种艰辛,让我正视这把略显简陋的桃木梳的时候,仍然可以自豪地傻笑着。 这是一份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记忆越沉越美,十三年的记忆便恍如隔世,满是悲哀也透着温暖。…

无法忘记的日子

每个人都有刻骨铭心的遗忘,一个爽然若失的自己,足够编造莫须有的理由麻痹神经。但我还是记住了日子,因为假装忘记似乎比想象中更难也更累。带着记忆坚强的活下去,那份不愿轻易服输的坚强,便是身边的人眼中的温柔。 十二年来,从未忘记过。但现实总是,人不得不去忘记自己最不想忘记的,因为不这样的话,便无法放手创造自己更不想忘记的。当感动消散在固执面前,当泪水变得泛滥和廉价,最终要承受的是无法挽回的结局。恨过,怨过,但最后却还是希望一切都好,做个老好人苦笑着说辞着自己都觉得莫名的情感。剑则剑罢,借口是不论要多少,都不会枯竭的。 我是怀揣着怎么的心情在作画的呢?我不知道。但一定不是释然。 我想看着她在阳光下睁着明亮的眼眸对我微笑,于是,我许愿她的眼眸永远明亮,…

思念是一缕忧丝

思念,是一个美妙词。总是对别人说着,有牵挂是件很美好的事。因为那是对日益麻木的身心的最好的否定。即使单相思是哀伤的,也比冷漠了的心好上千倍。 思念化作一缕忧丝,淡淡地缠绕在心口。直到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她的隐约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