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Sword Wang's Blog

以木为鱼

想来也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摆弄过木头,30岁前自己最喜欢的木头,也终究没能逃过年龄增长带来的喜好变化。但偶尔拿出存货的木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静下心来琢磨,依旧是自己的向往。在家里没啥设备,只有基础的几件手工工具,做做小件也是极其费时费力的,但对于自娱自乐来说,恰恰是种种时间慢速的雕琢的作品,才有它特有的意义——因为造者投入的最有价值的东西,正是时间本身

想了一下就做只小鱼吧——年年有余,今年鱼先准备好。材料是紫光檀(东非黑黄檀),坚硬,触感温润如玉,是相当熟悉的木材。

手边只有平口钳,钢丝锯,锉刀,所以即便简单的形状,硬木手工加工其实还是非常费劲的。说起钢丝锯,好几次冲动想买个电动台机,但家里实在没地方放——这牵扯到一个问题,我制作这样玩件,却仍想着节约时间是否有意义?我难道不正是在这种慢慢琢磨中将时间投入进去么。果然还是懒惰嘛...

毫无疑问自己缺乏锻炼,锯完用锉刀修完型已经累的半死,时间没话出去多少,最先吃不消的居然是胳膊。扬起的木屑,淡淡的檀木香,勾起了自己多年前与木为伴的时光,果然,自己还是一直喜欢着木头:)

晚上拿100目砂纸打磨,紫光檀还是硬啊,又是做到胳膊酸痛。早知道还是应该先用锉刀修掉点,强行打磨棱角,有点太莽了,累的半死磨不掉多少。

第二天下午继续打磨,可惜太累实在磨不动了,没有完整把鱼磨到理想的圆润,就偷懒放弃了,哈哈,换600目收一下尾。

要是换成以前,一定会上到5000目再抛光,但现在看来是真的懒了,最初的圆度没有达成,之后就越来越草草了事。紫光檀触感如玉,所以用1000目水砂也足够光滑了。

出水擦干,因为在水里洗了下,颜色有点退。嗯,怎么说呢,就这样吧,马马虎虎吧,作为长久以来恢复技能的作品,差不多可以啦......

既然是年年有鱼,看来以后每年我都得做一条小木鱼了?

看着这些自己的手工造物,总有一种自己存在的时间被固化的感觉,因为不断反复琢磨的过程,不会如写代码那样稀薄,我不禁想到,如果自己的代码也如这般推敲琢磨——还是不要想了,毕竟咱不擅长写代码,擅长写Bug!


评论加载中...

Disqus提供评论支持,如果评论长时间未加载,请飞跃长城。